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菊刷屏来袭:追星这么好玩,前二十年白过了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07-02 08:27)
文章正文

“漂亮的女孩子都是, 王菊不一样, 这是许多菊粉所共有的心态:“这是我们对刻板女性美感的抗议,

文|何承波

一个被讽为“土、黑、胖”的高龄女孩,出现在一众甜美可爱的少女中,当她宣称试图重新定义女团时,一群意料之外的粉丝迅速聚拢,一夜之间卷入盛大的狂欢,形成独特的粉丝文化,

这是王菊和她的们,他们试图正在重新定义偶像,也在重新定义粉丝,

狂欢

五月号晚上,小牧的朋友圈陆续有人传各种带“菊”字的微信群截图,而每个人的昵称也都含有“菊”字,传播学专业的直觉提起了小牧对背后群体的兴致,但问了一圈,没人知道怎么混入这个群体,

要找到组织并不容易,只有朋友拉人,或在微博上投石问路,

有人告诉小牧,“不妨告诉你,我没有看过《创造》”,

心照不宣,他们此前并不知道《创造》有个女团选手叫王菊,他们只是来凑热闹的,比起那位陌生的偶像,这个带“菊”字的粉丝群体更吸引人,

字辈粉丝们自称陶渊明,菊粉或者菊家军等, 也不过几天前刚pick上王菊, 很多人还是菊黑,在他们眼中,这个岁的高龄女孩,又黑又胖又壮,扮相还土,在一众甜美可爱或者性感美少女中,她显得格格不入,怎么也不像是女团选手, 则是调侃,等着看节目组的笑话,

随着王菊在为数不多的出场中,频繁说出了标榜自我、独立的言论,老粉对她的印象越来越改观,“没有想象中那么差,输就输在外貌上”,

你可能还不知道王菊,也没看过《》,但作为你的微博或者朋友圈可能已经被“给王菊投票”的信息包围了, 把这样的你叫做“菊外人”, 想摆脱外人身份的人,甚至不少明星艺人,纷纷寻找途径“给王菊投票”, 路人被这样的信息轰炸所困,心生反感,

在这场狂欢和亢奋情绪的携裹下,小牧很快开始往朋友圈拉票,甚至参与了拉票段子、顺口溜和表情包的创作, 认为自己已经是一名“菊内人”了,虽然有可能被定下“菊心叵测”的罪名,但他从未感到这么狂热过, 说起来,这还是人生第一次,可能还参与了所谓菊文化的创造,乐趣无穷,

菊文化

许多人跟小牧一样,这是他们第一次狂热地追星,第一次形成一个饭圈团体, 混过饭圈的人又觉得,这里是最不像饭圈的地方,没有严明的组织,没有号令,拉票也难免混乱,

不过,这也是菊粉感到自豪的地方,“大家脑洞清奇,不遵循饭圈规则,颠覆了传统的追星方式,

这个独特的饭圈中,偶像被一种独特的方式塑造出来, 文案千奇百怪,其中传播最广的文案中,偶像换成了三姨家惨兮兮的二表姐:二表姐参加选秀去了,如果没人投票,再失败了,她就没办法过年回家团聚, 一些时候,在面向长辈们拉票时,王菊成了同学的妈,

的花样越来越多,漂流瓶、摇一摇,陌陌,攻占朋友圈和微博,轰炸身边亲友,从线上到线下,不放过每一个角落, 最“一两得”的,莫过于点外卖、坐滴滴时,也给菊姐拉上一票, 这是自称的土味拉票,

是微博上有黑粉diss王菊,菊粉也是“低声下气”,道歉文案漫天铺,他们一反常规,从不气急败坏,反而像一个满脸歉意的家长,为了孩子,跟人点头哈腰,然后接着拉票,

脑洞清奇、毒性十足的文案、表情包和拉票手段,自然最重要的是语言体系的创造, “菊者自菊”,这是菊粉自律, 字组词能力越来越强,正在脱离固有的用语习惯,

话更新很快,紧贴热点, 当刘维向菊外人杨迪安利王菊时,菊粉们马上更新了菊话宝典,新添了一个新词,叫菊维己友,

,菊粉们的全部努力,不过是为偶像喜提一列地铁, 好在微博上越来越多的外人开始为王菊投票,

考验是在未来,正式的投票通道还没有开启, 已经有人对这个这场盛大的狂热感到担忧,不知道它会持续多久, 到了日下午微博铺了一圈后,一些群里陷入了怠倦, 担心人的微信群走向失控,稍不注意,拉票群就成了交友群, 失控的危险始终存在,因为不时冒出一些人,寻找或者,搞得人心涣散, 难怪,群里刷屏率最高的菊语就是“菊忙交乱”,形容形势紧迫,竟有菊粉不顾拉票,在群里乱交友, 太需要警惕了, 她喜欢的梁朝伟、张震,

第一期她就注意到了王菊,但那时候,她还很讨厌她,人丑、嚣张跋扈, 现在,享受到了人生第一次的狂热追星,过程充满创作、传播的乐趣,

相反,对于如今的马特来说,“漂亮的女孩子遍地都是, 王菊不一样,

这是许多菊粉所共有的心态:“这是我们对刻板女性美感的抗议,

在节目的采访中,王菊被问到是否愿意回到瘦白的状态,王菊坚定了她的美黑路线:“你喜欢的会非常喜欢,你不喜欢的可能就归类为,这是时尚吗?我的人生握在自己手里,精神独立,我觉得太重要了, 王菊是他最开始就关注到了,但是心态几经转变,从调侃到最后入坑,成为狂热的菊粉,相貌已不再被讨论,“找不到更好的词,我认为她有欧美diva那种婊气,我期待国内出现一位这样特质的女明星,

转变点还是王菊说了那番关于女性权利和精神独立的话, 那是王菊第二次公演,在创作“木兰说”的歌词时,王菊把母校上海市三女中的校训提炼出来,融入歌词,

在苏打逐渐清晰的认知中,王菊代表了一种girlpower, 有的在采访中说,人们在她身上找到了自己,共情于某种边缘和弱势的相同处境,狂热之下,还有无声的立场, 说:“结果,她这个普普通通,甚是俗气的名字,帮了她的大忙, 这个“菊”字像一条引信,引向节目目标观众以外的特殊群体,

,苏打也承认,各种诉求也好,或者各种纯粹消遣也好,在狂欢中,有超出王菊本身的部分,

负面效应也在产生,菊粉们的狂热,难免叫路人反感,公开diss,好在菊粉们姿态极低,备足了道歉文案:“菊粉多说对不起,王菊才会了不起, 刷完道歉,继续拉票,

有些困惑,“等热度下来,没有新的梗供大家娱乐,不知道菊姐会怎样, 拉票时,身边不少人还是毅然选择“更好看”的选手,就是不投他的菊姐, 知道,这种审美观念看上去是难以撼动的,

有人提及蔡依林,蔡依林的语言、视频和图片延伸出来,形成一个小众文化体系——淋文化, 文化的接受者,自称本质骑士,却充满了恶搞,跟真正刷数据买专辑的粉丝截然分化,

苏打不希望菊文化成为淋文化,他希望粉丝全都zqsg(饭圈术语,意为真情实感),不愿看到这种分化, ,之后的一切,就看作品能不能留住粉丝们的心了,

“姐靠不了颜值,也许做不了流量明星,因此作品必须有力度, 苏打说,

现在还是偶像诞生的前夜,出道任重而道远,

(:何承波戴雅婷;小牧、马特为网名,苏打为化名)

来源|南都周刊

END

欢迎分享到朋友圈,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:newmedia@nbweeklycom

文章评论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